• 2011-01-16

    - [|说吠话|]

    下面这段文字来自村上春树的《1Q84-3》,描写的是天吾即将和青豆见面之前他的内心世界。而这就是除却巫山不是云,除此之外无它,而人生如若有了它,似乎也不需要还要拥有别的什么。

     

    “今晚在滑梯上和青豆见面。

    只要一想这件事,那种感觉便会袭来——身体机能似乎四分五裂,七零八落。手脚和脸分别要朝不同的方向扭去。无法将感情长久地束缚在一起。不论做什么,都集中不了注意力。书读不下去,文章当然也写不下去,无法在一个地方端坐不动。好歹能做的事,便是在厨房里洗洗餐具,洗洗衣服,整理衣橱抽屉,铺铺床之类。但无论做什么,每隔五分钟就会停下手来,看向墙上的钟。越是思考时间问题,它似乎就越发缓步不前。

    而青豆知道。”

    多希望,有一个我们彼此相爱的人,可以一起跟我替换掉这段文字中“天吾”和“青豆”四个字的位置。

     

     

  • 判断坏老板的十条标准
     
       
     

        作者:Stanley Bing

     

        经常有人向我提出各种问题,不过如此简洁的倒是不多见——有位读者给我bingblog@gmail.com这个邮箱发信写道:“嗨,你怎么判断自己的老板是好是坏?”嗯,这个问题很简单,我就列举几点吧:

     

        1. 每当你不得不同自己老板打交道时,内心总是忐忑不安。你永远不知道他将以哪种形象出现,是一团和气的经理还是暴怒的瘾君子。

     

        2. 每天早上你在穿衣服时都有这样一种感觉:生活不该如此,虽然谁也不知道这一天将会发生什么,但肯定没好事。

     

        3. 当你需要他在那儿领路,需要他坚定温和的指导下属时,遍寻不着他。然而,当人人都在出色的执行计划时,他现身了,到处插手,越弄越糟,纠缠于细节,把所有人都快逼疯。

     

        4. 如果你有一位女老板,她的话根本不能信,只要对自己有利,她就会撒谎,最糟糕的是,她自己都相信这是真话。

     

        5. 他永远不会错。他间或可能会“信息有误”或是“被他人误导”,但他永远不会有错。那些认为他可能犯错了的人,最好让这个想法烂在肚子里。

        6. 所有荣誉都归他,责备都让别人来背。

     

        7. 她只对自己忠诚。你屡屡看到她出卖自己以前的心腹。一旦陷入困境,她会第一个把自己的同事和下属推下船去喂鲨鱼。然而,奇怪的是,她还总喜欢质疑别人的忠诚。

     

        8. 工作时长难以预计。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你们一片茫然,要么作些无用功,要么无所事事,之后会有短暂的狂乱。周末没有保障。假也休不了。你的时间不能自己支配。

     

        9. 他办公室的门经常关着,特别是在午饭之后。

     

        10. 同事间主要的话题就是这个老板有多讨厌、多伤人、多可怕、多不讲理。大家一聚到一起就讲这些。假如他挂了,除了他的狗腿子之外,没有人会感到哀痛。

     

        这仅仅是十条。兄弟们,你们还能想出多少条来?

  • 2010-02-01

    天天向上 - [|玩工作|]

     

    话说村长我近期要去采访《天天向上》团队,你有什么问题想问吗,我帮你问。

     

  •  

    刚用ipod看到一个新闻:

    据美国媒体21日报道,现年9岁的马其顿男孩马科・卡拉萨上个月顺利通过了“微软认证系统工程师”的考试,从而成为全球获此认证的最年轻IT人士。除了当网管之外,卡拉萨同时还是一名老师,目前他在所在学校的计算机实验室负责向8至11岁的学生传授电脑的基本知识。

    于是我在google上以“9岁微软认证工程师”为关键词搜了一下这个孩子,结果却惊恐的发现,我居然不知道应该形容TA为“他”还是“她”,同一页介绍这个孩子的用词就同时出现了男童和女童这两种截然不同的描述(请见截图配图)得亏这个世界上暂时还没有第三种主流的性别,要不然这事儿就彻底乱了。

    一开始我还以为这个孩子有异装癖,于是又屁颠屁颠的搜了一下TA的图片,发现也正常,没有“出水芙蓉”那样的男扮女装,也没有“花木兰”那样的女扮男装,怎么就给人变性了呢?

    网易科技用的描述是“最小“微软认证系统工程师”年仅9岁这样的标题,内文开头是:现年9岁的马其顿男孩马科·卡拉萨(http://tech.163.com/10/0124/08/5TPGBO7T000915BD.html)”

    而搜狐则干脆从标题就变成了“美国9岁女童成为最年轻微软认证工程师(http://news.sohu.com/20100123/n269780371.shtml)”

     

    马科·卡拉萨究竟是男是女啊?连男女都不分的媒体,我怎么能相信它可以是非分明呢?

    实在不行,我只能要求去扒这个孩子的裤子以求真伪了。

     

  • 2009-12-27

    耳旁风 - [|小事情|]

     

     

    这段时间因为各种各样的事情而变得生活极不规律,基本上是处于芬兰或者土耳其的时差。这种混乱的显效后果是,尽管基本上每天保持了9个小时的睡眠,但是依旧眼睛里有一块血丝怎么都还在那里阴魂不散,依旧从醒来就觉得困,脑袋发硬,思维缓慢,所以这一段时间我基本什么都没做,该交的社会心理学论文依旧胎死腹中,该定的明年计划迟迟没有启动,每天就是傻傻的开着电视或者电脑,然后显意识沉在很远的潜意识冰山底下——从心底憎恶这样的活死人生活。

    写下来,就是为了给自己一个改变它的仪式。

    还有就是,从昨晚到现在,活死人也在不同的时段从电脑或电视里听到了点什么,活死人觉得这些话可以被记下来:

     

    那威说:他六年前最大的梦想,就是可以有朝一日在北京买一个80平米的房子。
    (我在那么一瞬间,觉得这句话里有一个很长的长篇故事了。)

     

    陈坤在一个节目里接受访问,他说,

    我年纪小的时候,特别有欲望要想承担一些责任,那时候个子小嘛,就老是想自己要赶快成熟起来,我到现在反而是比较放松一点——我觉得以前有一种特别矛盾的心态,特别想要照顾好我的兄弟姊妹们,但同时我也有一点点烦,觉得我自己也没有时间玩了,我要照顾你们,照顾我母亲。到后来才发现,我越长大越明白,原来我要先放松我自己,不要在那儿我自己都没放松,自己都紧张着,自然对所有事情的反应都有另外的一种态度,老觉得我付出了东西在为你们。

    其实我现在才明白,不是我对他们好,而是我的弟弟我的妈妈,他们对我好好过于我对他们,我以前一直想我要承担去照顾他们的责任,其实一直是他们照顾我,我可以活到今天,你们可以看到我陈坤不断的在进步,就是因为我有这么一个大的好的家庭,所有人其实为我付出了非常多,我在家里回到家里吃饭,我妈妈会从她的房子那边端着菜到我这儿来;我弟弟说,来,你要想看侄子了吗,然后把我侄子抱过来我这里,其实冷静想想,不是我对他们好,是他们对我超过了我对他们的好,我没有对他们有多好。

    但我现在只是越放松,我越体会得到的时候,我想更多的爱他们,发自内心的,不觉得那是我的责任,也不需要觉得我要装作家里的家长,如果不是他们给予,我不会有今天,你看我现在还保持比较年轻的状态——因为年纪已经很大了,但是就因为他们一直让我觉得有这么一个家庭,让我可以一直像一个孩子一样在努力寻找一个我想做的事,所以你们依然看到我身上的锋芒,也能看到我自己在成长的一个现在,也在努力的开发我的幽默感,虽然很不幽默。


    小s在《康熙来了》中的某一集说到了她带她大女儿去吃早餐的一个故事,
    故事是这样的,某一天她像往常一样带着自己的大女儿去常去的店里吃早餐,通常是两个女儿都带去,但那天只去了大女儿。正吃着,旁边过来一个中年女人说,你是小s吗?小s说是啊,然后她接着问说,这是你的大女儿吗?小女儿没来。小s说,是啊。然后中年女人说,我觉得你的小女儿长得比较可爱。小s说,没有啊,都一样可爱。每一个可爱的感觉不一样。 中年女人接着说,真的是小女儿比较可爱,说完就走了。
    然后小s的大女儿停顿了一会儿,抬起头跟她说,妈妈,我想回家抱我的小兔兔……
    说起这个,小s在节目里哭了。

     

     

  •  


    小A在一家外企工作,有个在电视台做制片的朋友小C,两个人原本也是因为工作认识的,不过一来二去变成了朋友。
    有一天,小A所在的公司希望可以把自己的一个活动与小C的节目做结合,这其中涉及到具体金额、双方合同约束、硬件设备、内容植入等等一系列的事情,然后原本关系还不错的两个人因为各为其主的立场而要在具体的很多问题上有所纠结。双方情绪的引爆点来自签合同的一个电话沟通,为了到底是“甲方决定最后的效果还是甲乙双方一起来决定”,小A和小C在电话里滔滔不休的说了小50块钱电话费。虽然小A为自己的甲方争取到了最终决定权,但是“我们都希望让自己方的利益最大化”,小C说,“你知道吗,这是我觉得做合作以来最纠结的一次”小C说。

    小A于是感到了一种叫做“受伤”的东西。在她心里,因为对方是小C,她会把很多执行中的问题和合作的难题替她优先考虑。植入的内容根据小C节目的性质替她写过,合作的难题尽量考虑怎么自己来解决。而在小C那方呢,她也觉得很受伤,因为她觉得自己也把价格压到了最低,并且给小A的公司尽量多的权益……小A和小C都明白,他们关系中一种叫友情的东西开始过期,以后也许双方都会暗暗下决心,再也不跟对方谈合作——无论如何,这都不是他们原本想要的结局。

    职场上很多人都会遇到类似这样的问题,所以我想说的是:一定不要拿着自己的人情做工作,既伤感情,又伤心情。
    对于拿着自己的人情做工作这件事,有几点值得注意:

    1. 如果你们是朋友,如果你们都是那种很认真工作,愿意为自己工作的地方肝脑涂地的类型。那么我谢谢你,千万不要把自己的朋友资源引入你的工作内容里,可以预见的结果是:你的业务会完成的越来越好,但你的朋友会越来越少。

    2. 无伤大雅的合作时互相帮个小忙是米有问题的,可是涉及机构间的大动作大合作时,如果你恰好认识对方的某某,这人是你的朋友,那么做穿针引线的人就好,尽量不要让自己成为那个要和对方谈钱谈合同的人。假设你的同事说,“你们熟,所以你跟他们谈最好”,这种时候就要警醒了,因为同事的心理是“因为你跟他们熟所以可以拿到更丰厚,更具投资回报率的合作资源”,而你的朋友的心理则是,“他是我的朋友,所以合作的时候应该这个事情更容易,不会那么麻烦”,事实是,你会在这两种都想让自己获利更多的心理里左右夹击死掉。

    3. 如果你是甲方的员工,你的朋友在乙方,那么在出具合同时,尽量由你(甲方)来拟定,否则后面双方谈合同时你们的友情会大受影响。因为人的心理是个很有意思的东西,谁先拟定的合同谁似乎就具有了控制局面的潜在能力,另一方要提出修改条款的要求就会变少,提多了对方自己都会觉得不好意思,除非特别不合理否则一般不会做出反对意见。

    4. 拿自己的人情做工作这件事儿其实挺影响效率,因为对方是你的朋友,哪怕到了约定的Deadline,你也未必好意思像催促别人一样催促你的朋友,这个“朋友心情”其实挺碍事儿的。


    职场水太深,我们这些初出江湖的后生很难做到真的可以既把友情经营好,又不影响合作的进程和自己东家的利益,所以,尽管也有人说自己“你看我就是通过朋友的交情把自己的工作处理的那么好”村长我从来对此只有佩服的份儿。对我来说,这就是特技表演,请勿模仿。

     

     

     

  • 2009-11-24

    怪事奇谈 - [|鬼吹灯|]

     

     

    应小红同学的要求,今天继续讲点怪怪的东西。
    段成式在《物异》一章里讲到一些古时候奇怪的物件,此处说几样。

    秦镜
    都说古人的铜镜有奇异的力量,老段就记录了当中一件,他说在无劳县的舞溪古岸石窟发现了一块秦镜,大小一丈有余,这面镜子可以照出人的五脏。秦始皇给这面镜子取的名字叫:照骨宝。

    风声木
    据说东方朔从西郍汉国得到了一根风声木的木枝,这根风声木很神奇,如果得到他的人有疾病的话这跟木枝就会“出汗”,如果得到他的人要死了,这根树枝看起来就会像快要折断一样。

    萤火芝
    在古时的一个地方叫良常山,这里出一种叫做萤火芝的植物,叶子有点像草,果实有点像大豆,开紫色的花。如果你在夜晚看到它的话,能看到萤火芝散发出的光芒。吃一枚这种植物的果实,心窍中一孔明,如果连吃七粒它的果实,则可明七窍。

    铜驼
    在汉元帝竟宁元年时,长陵的一只铜骆驼居然浑身开始长毛,末了竟还在长出的毛的尾端开出花来。(妖孽啊)

    木字
    齐永明九年,秣陵安明寺的和尚想把院里的一棵古树砍了当火烧(太不环保啦!),就在他们拿这些木头做烧柴用时,赫然发现这些木头的纹理上显现出了“法大德”三个字,阿弥陀佛。


    贞元二年,长安下了一场大雪,雪深一尺有余。但是奇怪的是,雪景不是想象中的大雪过后的白茫茫一片,雪面竟如同烟熏出来的黑色,黑白颠倒,着实让人不解。

     

     

  • 2009-11-17

    鬼事奇记 - [|鬼吹灯|]

     

    好,村长又要开始讲鬼故事了。
    今儿讲唐代段成式写的一篇名为《尸穸》里的两个故事。

    (一)
    永泰初年,在扬州孝感寺北面住着一户王姓人家,在一个夏天的晚上,王生对着夏月喝酒,没准心里还念着“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估计心想自己是李白呢。喝高了之后,他没洗洗就回房睡了,睡的还不老实,手还垂在了床外。不过这个王生他有个好老婆,看见他把手搭在了床外,生怕他受风着凉,正想着给他收回被子里去,就在这时,突然在床前出现了一只巨手,一把拽住王生的手就给他拉到了床下!这还不算,只见王生被这只怪手渐渐的拉入到地下去,王生老婆见状怎还了得,赶紧和她的婢女一起拼命拽住王生的半边身子不放,希望能给他拉回来。不过这俩小弱女子的力气实在太小了,怎么能敌得过那只怪手。于是她们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王生被拉进地面裂开的口子中,一开始还能看见点儿王生的衣服带子,后来就连衣服带子也不见了。王姓一家全部出动,开始掘地,想把王生救出来。掘了约莫有两丈深的时候,他们挖到了王生的一具骷髅,而且骨头的成色竟然如同是一百多年前的尸骨,真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在作怪。


    (二)
    话说有几个盗墓贼去挖蜀国先王的墓,咳,有点《鬼吹灯》的意思哈,就是不知道他们是哪门哪派的,是穿山、挖丘,还是摸金?咳,这个,扯远了,说回来。话说这几个盗墓贼历经艰难险阻终于进到墓里,却看见了很离奇的一幕:只见墓中有两人正点着灯在下棋,旁边站着十余个侍卫守护,这个阵势吓着了几个盗墓贼,于是他们纷纷跪地磕头如捣蒜。只听得下棋的两人中一人说,你喝酒吗?于是两人各饮了一杯,然后一人解下腰间的几条玉腰带,让盗墓贼拿着东西快点滚出去。盗墓贼连忙赶紧逃出墓外,再看手里的玉腰带,发现竟已经成了大蛇,回头再看墓穴,竟已经似比进去之时要旧了许多。

     

     

  • 2009-11-15

    今天不发言 - [|说吠话|]

     

     

    躁动的身边的一切。
    这就是为什么《窈窕绅士》里孙红雷那句:“慌张,太慌张了”,能如此打动我的缘故。
    每个人都在热衷的传递信息,可能只是为了一丁点可怜的发现。热衷,生怕自己那转瞬即逝的念头如果烟消云散可能会降低多少个国家GDP的百分点。

    尽管我喜欢头脑风暴,
    尽管我愿意跟大家分享那些不成熟的想法,
    这个行为本身很棒,
    问题是,我们都很慌张,因此极可能就把一个别人的不成熟想法当成什么去实施下来,然后发现,咦,为什么又走偏了,或者,为什么和最初的设想不一样。
    我们真的对别人的提议或者说法思考过了吗?用自己的脑袋,用自己沉淀下来的思想和价值观?

    决定一件事情,尤其是大事情,我们可以多发表意见,但是,请不要决定的太快。
    快,其实就是草率。
    看了一段话,或者别人说了句什么,就可以改变自己的“**观”?
    太慌张了。

    这就是我们自己乱,一段时间一变的原因。
    我始终相信,每个生命不用附加别人的什么,自生下来那刻起,就有做出正确决定的潜能。
    别人的知识和积累,不是用来混乱我们的原始潜能的。
    我对一种比快餐还高效的发现效率、决定效率和改变效率感到担心。
    今天不发言。

     

     

  • 对不起村委会昂,村长最近忙于政事,荒废了这丫地的打理,今天终于杀回来了。
    最近做了一个调查,关于“选择大城市还是小城市”的,杂志上没地儿搁调查的数据,就往这里放吧。

    是《职场》杂志与数字100调查公司合作的,版权所有。

     

    是继续在大城市拼搏,还是回家乡发展?  (调查人数:3018)

    也许你充满梦想,毕业后远离家乡到大城市拼搏,几年过去了,也许你在家乡的同学已经有车有房,而你还在大城市里每天挤公车上班,与人合租小小的房;也许你是家里的独子独女,也许你的父母明示暗示希望你回家去工作,也许你正处于这种人生犹豫的临界点上。

     

    (一)类型分布

    完整数据太长,需要的可联系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