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1-01-16

    - [|说吠话|]

    下面这段文字来自村上春树的《1Q84-3》,描写的是天吾即将和青豆见面之前他的内心世界。而这就是除却巫山不是云,除此之外无它,而人生如若有了它,似乎也不需要还要拥有别的什么。

     

    “今晚在滑梯上和青豆见面。

    只要一想这件事,那种感觉便会袭来——身体机能似乎四分五裂,七零八落。手脚和脸分别要朝不同的方向扭去。无法将感情长久地束缚在一起。不论做什么,都集中不了注意力。书读不下去,文章当然也写不下去,无法在一个地方端坐不动。好歹能做的事,便是在厨房里洗洗餐具,洗洗衣服,整理衣橱抽屉,铺铺床之类。但无论做什么,每隔五分钟就会停下手来,看向墙上的钟。越是思考时间问题,它似乎就越发缓步不前。

    而青豆知道。”

    多希望,有一个我们彼此相爱的人,可以一起跟我替换掉这段文字中“天吾”和“青豆”四个字的位置。

     

     

  • 判断坏老板的十条标准
     
       
     

        作者:Stanley Bing

     

        经常有人向我提出各种问题,不过如此简洁的倒是不多见——有位读者给我bingblog@gmail.com这个邮箱发信写道:“嗨,你怎么判断自己的老板是好是坏?”嗯,这个问题很简单,我就列举几点吧:

     

        1. 每当你不得不同自己老板打交道时,内心总是忐忑不安。你永远不知道他将以哪种形象出现,是一团和气的经理还是暴怒的瘾君子。

     

        2. 每天早上你在穿衣服时都有这样一种感觉:生活不该如此,虽然谁也不知道这一天将会发生什么,但肯定没好事。

     

        3. 当你需要他在那儿领路,需要他坚定温和的指导下属时,遍寻不着他。然而,当人人都在出色的执行计划时,他现身了,到处插手,越弄越糟,纠缠于细节,把所有人都快逼疯。

     

        4. 如果你有一位女老板,她的话根本不能信,只要对自己有利,她就会撒谎,最糟糕的是,她自己都相信这是真话。

     

        5. 他永远不会错。他间或可能会“信息有误”或是“被他人误导”,但他永远不会有错。那些认为他可能犯错了的人,最好让这个想法烂在肚子里。

        6. 所有荣誉都归他,责备都让别人来背。

     

        7. 她只对自己忠诚。你屡屡看到她出卖自己以前的心腹。一旦陷入困境,她会第一个把自己的同事和下属推下船去喂鲨鱼。然而,奇怪的是,她还总喜欢质疑别人的忠诚。

     

        8. 工作时长难以预计。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你们一片茫然,要么作些无用功,要么无所事事,之后会有短暂的狂乱。周末没有保障。假也休不了。你的时间不能自己支配。

     

        9. 他办公室的门经常关着,特别是在午饭之后。

     

        10. 同事间主要的话题就是这个老板有多讨厌、多伤人、多可怕、多不讲理。大家一聚到一起就讲这些。假如他挂了,除了他的狗腿子之外,没有人会感到哀痛。

     

        这仅仅是十条。兄弟们,你们还能想出多少条来?

  • 2010-02-01

    天天向上 - [|玩工作|]

     

    话说村长我近期要去采访《天天向上》团队,你有什么问题想问吗,我帮你问。

     

  •  

    刚用ipod看到一个新闻:

    据美国媒体21日报道,现年9岁的马其顿男孩马科・卡拉萨上个月顺利通过了“微软认证系统工程师”的考试,从而成为全球获此认证的最年轻IT人士。除了当网管之外,卡拉萨同时还是一名老师,目前他在所在学校的计算机实验室负责向8至11岁的学生传授电脑的基本知识。

    于是我在google上以“9岁微软认证工程师”为关键词搜了一下这个孩子,结果却惊恐的发现,我居然不知道应该形容TA为“他”还是“她”,同一页介绍这个孩子的用词就同时出现了男童和女童这两种截然不同的描述(请见截图配图)得亏这个世界上暂时还没有第三种主流的性别,要不然这事儿就彻底乱了。

    一开始我还以为这个孩子有异装癖,于是又屁颠屁颠的搜了一下TA的图片,发现也正常,没有“出水芙蓉”那样的男扮女装,也没有“花木兰”那样的女扮男装,怎么就给人变性了呢?

    网易科技用的描述是“最小“微软认证系统工程师”年仅9岁这样的标题,内文开头是:现年9岁的马其顿男孩马科·卡拉萨(http://tech.163.com/10/0124/08/5TPGBO7T000915BD.html)”

    而搜狐则干脆从标题就变成了“美国9岁女童成为最年轻微软认证工程师(http://news.sohu.com/20100123/n269780371.shtml)”

     

    马科·卡拉萨究竟是男是女啊?连男女都不分的媒体,我怎么能相信它可以是非分明呢?

    实在不行,我只能要求去扒这个孩子的裤子以求真伪了。

     

  • 2009-12-27

    耳旁风 - [|小事情|]

     

     

    这段时间因为各种各样的事情而变得生活极不规律,基本上是处于芬兰或者土耳其的时差。这种混乱的显效后果是,尽管基本上每天保持了9个小时的睡眠,但是依旧眼睛里有一块血丝怎么都还在那里阴魂不散,依旧从醒来就觉得困,脑袋发硬,思维缓慢,所以这一段时间我基本什么都没做,该交的社会心理学论文依旧胎死腹中,该定的明年计划迟迟没有启动,每天就是傻傻的开着电视或者电脑,然后显意识沉在很远的潜意识冰山底下——从心底憎恶这样的活死人生活。

    写下来,就是为了给自己一个改变它的仪式。

    还有就是,从昨晚到现在,活死人也在不同的时段从电脑或电视里听到了点什么,活死人觉得这些话可以被记下来:

     

    那威说:他六年前最大的梦想,就是可以有朝一日在北京买一个80平米的房子。
    (我在那么一瞬间,觉得这句话里有一个很长的长篇故事了。)

     

    陈坤在一个节目里接受访问,他说,

    我年纪小的时候,特别有欲望要想承担一些责任,那时候个子小嘛,就老是想自己要赶快成熟起来,我到现在反而是比较放松一点——我觉得以前有一种特别矛盾的心态,特别想要照顾好我的兄弟姊妹们,但同时我也有一点点烦,觉得我自己也没有时间玩了,我要照顾你们,照顾我母亲。到后来才发现,我越长大越明白,原来我要先放松我自己,不要在那儿我自己都没放松,自己都紧张着,自然对所有事情的反应都有另外的一种态度,老觉得我付出了东西在为你们。

    其实我现在才明白,不是我对他们好,而是我的弟弟我的妈妈,他们对我好好过于我对他们,我以前一直想我要承担去照顾他们的责任,其实一直是他们照顾我,我可以活到今天,你们可以看到我陈坤不断的在进步,就是因为我有这么一个大的好的家庭,所有人其实为我付出了非常多,我在家里回到家里吃饭,我妈妈会从她的房子那边端着菜到我这儿来;我弟弟说,来,你要想看侄子了吗,然后把我侄子抱过来我这里,其实冷静想想,不是我对他们好,是他们对我超过了我对他们的好,我没有对他们有多好。

    但我现在只是越放松,我越体会得到的时候,我想更多的爱他们,发自内心的,不觉得那是我的责任,也不需要觉得我要装作家里的家长,如果不是他们给予,我不会有今天,你看我现在还保持比较年轻的状态——因为年纪已经很大了,但是就因为他们一直让我觉得有这么一个家庭,让我可以一直像一个孩子一样在努力寻找一个我想做的事,所以你们依然看到我身上的锋芒,也能看到我自己在成长的一个现在,也在努力的开发我的幽默感,虽然很不幽默。


    小s在《康熙来了》中的某一集说到了她带她大女儿去吃早餐的一个故事,
    故事是这样的,某一天她像往常一样带着自己的大女儿去常去的店里吃早餐,通常是两个女儿都带去,但那天只去了大女儿。正吃着,旁边过来一个中年女人说,你是小s吗?小s说是啊,然后她接着问说,这是你的大女儿吗?小女儿没来。小s说,是啊。然后中年女人说,我觉得你的小女儿长得比较可爱。小s说,没有啊,都一样可爱。每一个可爱的感觉不一样。 中年女人接着说,真的是小女儿比较可爱,说完就走了。
    然后小s的大女儿停顿了一会儿,抬起头跟她说,妈妈,我想回家抱我的小兔兔……
    说起这个,小s在节目里哭了。

     

     

  •  


    小A在一家外企工作,有个在电视台做制片的朋友小C,两个人原本也是因为工作认识的,不过一来二去变成了朋友。
    有一天,小A所在的公司希望可以把自己的一个活动与小C的节目做结合,这其中涉及到具体金额、双方合同约束、硬件设备、内容植入等等一系列的事情,然后原本关系还不错的两个人因为各为其主的立场而要在具体的很多问题上有所纠结。双方情绪的引爆点来自签合同的一个电话沟通,为了到底是“甲方决定最后的效果还是甲乙双方一起来决定”,小A和小C在电话里滔滔不休的说了小50块钱电话费。虽然小A为自己的甲方争取到了最终决定权,但是“我们都希望让自己方的利益最大化”,小C说,“你知道吗,这是我觉得做合作以来最纠结的一次”小C说。

    小A于是感到了一种叫做“受伤”的东西。在她心里,因为对方是小C,她会把很多执行中的问题和合作的难题替她优先考虑。植入的内容根据小C节目的性质替她写过,合作的难题尽量考虑怎么自己来解决。而在小C那方呢,她也觉得很受伤,因为她觉得自己也把价格压到了最低,并且给小A的公司尽量多的权益……小A和小C都明白,他们关系中一种叫友情的东西开始过期,以后也许双方都会暗暗下决心,再也不跟对方谈合作——无论如何,这都不是他们原本想要的结局。

    职场上很多人都会遇到类似这样的问题,所以我想说的是:一定不要拿着自己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