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9-10

    庞克马云 - [|黑板报|]

         (上图为马云的庞克造型;下图梦露扮相的是CFO 蔡崇信)
     
     

    钱塘江两岸正在建的那些水泥框架被夜色盖住了,映着江边成串成串的灯,倒也显得好看。
    江面的正中,斜斜的挂着半弯橙黄的像要滴下来的月亮,这份幽静跟刚才我们待的体育馆的喧嚣恍若隔世。
    因为阿里巴巴十周年庆,黄龙体育馆里像下了一锅饺子。
    事后我才知道,据说当时场子里坐了小三万人。
    混坐在这些阿里人中间,看着每个人头上戴着的恶魔角或者米老鼠耳朵闪闪发亮,每个人都全情投入的呼喊尖叫。很奇怪,我居然在这里找到一种叫做归属感的东西。
    这是我在自己工作的地方觉得缺失的。
    我想这不仅仅是我一个人的遗憾。
    就在我身旁,一个女记者抬着眼镜腿悄悄抹眼泪儿。

    我坐在那里,好像眼前的这一切,也是我的光荣与梦想。
    马云的魅力有时的确会让人觉得无可救药。
    他变身庞克roker,一头天山童老般的白发和烈焰红唇,让我尖叫。
    他从呈现着笔触稚嫩的彩笔字“我们的梦想”的屏幕裂开的中缝里走出来,背后强光一束紧紧托住,让我尖叫。
    现在我才明白,原来尖叫是最原始的冲动,当人们试图表达那种即时的至高无上的认同感时,自然性就回归了。

    嘿,我还记得上次采访你时,你随手扔过来的三颗奶糖。
    我当时跟你开玩笑,说我要把这三颗奶糖挂在淘宝上拍卖。
    嘿,我还记得你办公桌上那个硕大的奶糖瓶子,
    让我忽略你已经45岁。

    马云,不是个名人,就是个人名。
    不过这个人名,让我更坚定了一点:
    没有理想主义和梦想的人生是可耻的。

     

     

     马云庞克飙歌视频链接地址:

    http://v.tech.163.com/video/2009/9/P/K/V5I0C8TPK.html

     

  •  

    那天看《飞鱼秀》的小飞在芮成钢新书发布会现场的采访之后,村长越来越体会到一个事实,就是幽默才是四两拨千斤的重量级杀伤性武器。反正我写稿子需要把发布会现场的录音整理出来,所以往下收录几句小飞同学的幽默评价或发问,个人觉得挺好。后来跟芮同学在采访间隙聊天,据说此人是一个十分刻苦用功的人,半夜睡觉想到一句好玩的话,都会马上从床上弹起来记在小本本上。嗯,呱唧呱唧,掌声鼓励。

    1.
    小飞:我很幸运,在今年的时候我认识成钢的,我就觉得看到他之后,我就看到自己身上还有很多不足,我到现在没有一个正经西服.
    喻舟::想当酒店大堂经理吗?
    小飞:他今天很自嘲,说平常穿的都像是酒店大堂经理,今天穿的好像英式管家一样。


    2.小飞:最近接触到很多年轻人。更多的信息是从网络上获取的,很少人有看书的习惯,我有一个亲戚,比我小几个月,算是表弟,经过我对他的观察,他上次认认真真看书的时候,迈克尔·杰克逊还是个黑人。


    3.小飞:他(芮成钢)是一个有太多的才艺和内涵的人,你看个不高,全是被才艺给压的。
    喻舟:他个不高是被才艺压的,你个不高被什么压的呀?
    小飞:我这不是为了接地气儿方便嘛……

    4.小飞:我想问问这位外来的客人,您是在哪个足疗的地方认识的成钢?

    5.小飞:想合照的赶紧上台来啊,机会都是给脸皮厚的人准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