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2-01

    天天向上 - [|玩工作|]

     

    话说村长我近期要去采访《天天向上》团队,你有什么问题想问吗,我帮你问。

     

  • 对不起村委会昂,村长最近忙于政事,荒废了这丫地的打理,今天终于杀回来了。
    最近做了一个调查,关于“选择大城市还是小城市”的,杂志上没地儿搁调查的数据,就往这里放吧。

    是《职场》杂志与数字100调查公司合作的,版权所有。

     

    是继续在大城市拼搏,还是回家乡发展?  (调查人数:3018)

    也许你充满梦想,毕业后远离家乡到大城市拼搏,几年过去了,也许你在家乡的同学已经有车有房,而你还在大城市里每天挤公车上班,与人合租小小的房;也许你是家里的独子独女,也许你的父母明示暗示希望你回家去工作,也许你正处于这种人生犹豫的临界点上。

     

    (一)类型分布

    完整数据太长,需要的可联系我。

     

     

     

     

  • (图为 蒋中正曾经写过的一封辞职信)

     

    村长最近做了一个调查,发现了各式各样辞职的理由,下面收录一些别有深意的雷人理由,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


    要回家思考人生
    同事脚臭
    上司长得太丑
    我收入比老板还高,再不走,老板让我买下公司怎么办?
    不爽这个草包上司
    公司厕所的环境太差!
    公司没有女孩子
    啥都干过,就是没有辞职过,试试
    工作地点太远,早上起不来
    老板唱K花三千多,公司的电话坏了30快钱都不出,还骂下属 
    在这里我好像帮不上忙,还是离得远一点好
    公司风水不好
    公司楼层太高,上班挤电梯烦死了
    老板要我当小三 
    公司的午餐太难吃
    2008年地震要去支援灾区,所以辞了
    太热,决定回家避暑
    老婆跟人跑了,没心情上班
    上班的地方网太卡了,打不了魔兽
    结婚公司不批年假
    坐班车晕车所以辞职,找个不用坐班车去的地儿上班

     

     

     

     

  •  

     昨天遇到了2砣男人,芮成钢和戴志康,基本上这两个人都不约而同地颠覆了我之前对他们通过其他途径间接培养起来的第一印象。

    首先是芮成钢,村长在梅地亚的经济半小时演播室再见他之前,已经见过2次,彼此不熟但也认识,应该说这个人不陌生,我没有理由把自己弄得那么紧张。然而事实是还在早些时间在社里开会时我就跟其他人说我今儿特别紧张,用比较傻×一点的话来形容就是:一种无可名状的紧张和神经质像肠子一样紧紧缠绕着我。

    这种紧张在此之前采访奈斯比特,王石,冯仑,宋秩铭,佟大为等一干人等时通通没有过,那时至多是兴奋,昨天却是实实在在的紧张。那叫一个汗,有那么几分钟基本上就有点语无伦次,结果摄影师还夸说,从老芮的神情上能感觉到今儿的采访他很舒服,我严重的kao。算了,不想了,村长觉得这次采访会上村公所史里,村长最囧采访TOP 1。

    话说回来,我一直以为芮成钢是一个家庭影响对他很大的人,他的父辈教给他的价值观是那种很“正”的东西,这一点,我现在也这么认为。但另外一面却有些动摇,村长本以为这是一个对自己的未来设计得非常清楚的人,甚至他有意认识或者保持关系的人都会推动他走向一个角度,比如政治,比如商战,而且他有那样的野心。但是却在采访里发现(假设那是个更为真实和不设防的老芮)这个人没什么实际的计划,或者说他的想法与我们给他设定的那种激进的人生激变不那么相符。

    他但凡只要笑起来,就觉得他“脱壳”了,那个正经八百“ging”着的人不见了,很傻很天真。这个人心里装着很多关于自由、散漫的强烈渴望,而我不知道这些人文主义的东西会否让他给自己立下的雄心壮志变得无所谓。


    ps:堂堂的经济半小时的演播室实在让我很幻灭,初到一看,还以为是个被废弃的演播室。我也在现场看录制了,我就不明白了,为啥一个那么破败的地儿灯光一打就立马不一样了呢。难怪好像原来黄磊说过一句话,灯光底下没有真相。

     

  •  

     

    话说村长我要去采访《天天向上》团队,你有啥问题想问吗,我帮你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