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有一个朋友,人极聪明,就是做的事儿不怎么着调。放着德州仪器的一个OFFER不去干,非要在顺义开个包子铺,然后我们一溜朋友悠悠的搁那卖了大半天包子,连隔壁卖羊肉串儿的店里伙计都到这儿来买包子,因为太便宜——一周后这个包子铺倒了。

    他安生了没多久,最近又折腾着要创业,昨天跟我聊了半天,说打算找到柳传志给他做投资人,我说我只知道联想集团下面是有2个不同的投资子公司,但是您老要找那个level的人我可没一点办法能帮到你。他说,没事儿,不用你找,我妈和他是同学。ORZ……

    言归正传,昨天他问了我几个关于创业的问题,我觉得问得很好,属于一门儿心思要创业的人必须要知道的123。我拿他的问题请教了戴志康,因为我觉得戴同学算是在这个时期的创业人里比较靠谱的那种。如果你和我的朋友一样打算创业,那么我认为下面的三个知识点很重要。

    问题&回答如下:

    1.融资以后,如何再融资呢?比如说,人家给我了500万,我干到一半钱不够了,如何能够再拉其他投资呢?
    戴:给你500万,就要在花到200万至多300万的时候收支平衡,否则再拿不到钱。有多大钱办多大事呗,等着把500万花完,连P还没弄出来,那还再搞个什么呀,对吧。

    2. 是不是说,有了用户,就能有收益呢? 给了用户全新的有趣的体验,就能有好处呢?
    戴:第一个阶段是你发现了个需求 作出一个产品或者服务
        第二 这个产品或服务在可接受的成本内为用户提供了好的服务
        第三 这个产品广泛的被用户使用和认知
        第四 找到产品或服务的商业模式
        第五 不断发展产品和服务 并且找到可持续发展的商业模式
        这五个 都非常难 而且越到后面越难
        所以你说的只是一个先觉条件而已 不可能是必然条件 后面的挑战还很大呢

    3.如果我拉来一个投资,比如说500万,他就占了我的公司的比如说50%的股份.那么这时候我如果想再拉新投资怎么办呢,比如说啊,他投了500万,占50% 这时有人打算投1000万,我怎么保证这个利益?
    戴:1 天使投资最好不要超过15% 初期投资最好不要超过30%

        2 如果做不到1 那么就约定在什么情况下的首次投资者退出条款 比如公司估值超过xxx 首轮投资者以什么样的价格(事先协商好)退出多少比例的股份以供后面投资者进入。
        
        
        
       

  • 老满最近踏踏实实画了几天画,村长忍不住先替他拿出来晒一下,更新两幅未完成稿,他的画真棒。

     

     

  •  

    照片里这个家伙是我去年认识的一个80后画家,老满。
    他的画非常棒,有着别的画没有的那种,第一眼就挑出来扑你眼球的东西。
    老满超级喜欢骑自行车,在去年11月的时候曾经夜骑出过一场事故,在高速下坡的状态撞到了路面的围栏上,安全帽当场碎裂,嘴里喷血(请注意,是喷血),昏迷了好几天,脸上缝了好多口子,这事儿他居然没告诉他们家,据说他妈至今也不知道,多么可怕的一个人啊。后来我想,这样的状态还能活着,多半是这个家伙从生下来就不吃肉的缘故,阴德积得多嘛,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大难不死,估计有后福啊。

    当我今年再次看见他的时候,他明显的胖了许多,少说得有个20斤,说是那次事故躺在医院给养的。反正没原来帅,带着一副哈利波特式样的防风镜,据说是花5块钱在潘家园还不是琉璃厂买的,蹬着个可折叠的自行车,这车就是他打算从江西奔到云南的首席座驾。

    其实我想说的是他此次骑车行进中住过一家很瘆人的旅馆的事儿,可是你看看,我却用了那么多前奏来引入,我写东西总是这个毛病,怎么不能直接一点儿?

    话说老满在本月6号的晚上跟我聊天,说他到了江西一个叫安吉的地方,腿快骑断了,找了个地方住下来,云云。
    住就住了嘛,本来我那天很忙,没想跟他聊来着,结果他一句话,“今天这个住的地方挺吓人”,把我的好奇虫子统统给引出来了。
    我问他,怎么个吓人法儿?
    老满说,“没法说~~不敢说~~鬼气,害怕!”
    我正想问个清楚,到底有多吓人,结果这个家伙就离线了,那一瞬间我还以为他看见了……,然后就……,紧急之中……于是……,莫非这个世上真有&*…………&*……,, 后来一想怎么可能!于是自己跟自己呸了一声。

    过了几天,老满又出现了,在我的威逼利诱下,犹抱琵琶的说了几句当时的状况。
    他说:房间里都是老镜子~~~~,而且有密室,而且,,都是一半的东西……一半的水池,一半的玻璃,还有对面楼里的姑娘……反正着实把我吓着了,你无法体会。
    我说,对面楼里的姑娘怎么了?!那姑娘也是一半?
    老满说:可能!
    我说,我靠,你吓死我了!

    据说这个事情等老满的肩伤好了之后,他会画出来,所以我只能干等着看画儿了。

    然后刚才收到老满发来的一个这次骑车之行的连接,里面就有本文开头的那张照片,我看了以后,开始那么认真的佩服老满啊,在那么多惊悚诡异小脑袋的陪伴下,他居然可以睡得如此之香,如此坦然和不设防,这样的人,身上定有个什么特质是别人没有的。

     

     

  • 2009-01-10

    饭友戴志康 - [|村友会|]

     

    小戴同学作为我一名损友的招牌吃饭男一号,昨天终于得以相见。在此之前,我对他的印象还停留在李想高燃戴志康茅侃侃那个“80后四大才子”的年代,觉得这个家伙除了有时代给予的lucky和父母给予的baby face之外,估计也没啥深度。结果昨天一见满不是那么回事儿,挺好一人儿,价值观很对我的路子,比如我那损友问说《叶问》里那个被糟蹋的中国人给你20万你演不演,小戴同学说不演,损友又问,那给你5000万你演不演,小戴同学说,那我给你5000万你自己去演。

    损友说,“要是给我5000万我就演”。如果话到此处就结束,那就不值得被记住了。关键是小戴同学的思考方式让我看到了这个娃娃脸背后超于大多数同龄人的成熟,他说,你演是因为你站在比较选择的前提条件下,我不演是因为我站在原则选择的前提条件下,这不是单一概念的价值观和金钱驱动,是不同的选择标准。

    我觉得挺好。

    by the way,小戴同学起步喜欢玩儿飘移这点让我有点犯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