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1-01-16

    - [|说吠话|]

    下面这段文字来自村上春树的《1Q84-3》,描写的是天吾即将和青豆见面之前他的内心世界。而这就是除却巫山不是云,除此之外无它,而人生如若有了它,似乎也不需要还要拥有别的什么。

     

    “今晚在滑梯上和青豆见面。

    只要一想这件事,那种感觉便会袭来——身体机能似乎四分五裂,七零八落。手脚和脸分别要朝不同的方向扭去。无法将感情长久地束缚在一起。不论做什么,都集中不了注意力。书读不下去,文章当然也写不下去,无法在一个地方端坐不动。好歹能做的事,便是在厨房里洗洗餐具,洗洗衣服,整理衣橱抽屉,铺铺床之类。但无论做什么,每隔五分钟就会停下手来,看向墙上的钟。越是思考时间问题,它似乎就越发缓步不前。

    而青豆知道。”

    多希望,有一个我们彼此相爱的人,可以一起跟我替换掉这段文字中“天吾”和“青豆”四个字的位置。

     

     

  • 2009-11-15

    今天不发言 - [|说吠话|]

     

     

    躁动的身边的一切。
    这就是为什么《窈窕绅士》里孙红雷那句:“慌张,太慌张了”,能如此打动我的缘故。
    每个人都在热衷的传递信息,可能只是为了一丁点可怜的发现。热衷,生怕自己那转瞬即逝的念头如果烟消云散可能会降低多少个国家GDP的百分点。

    尽管我喜欢头脑风暴,
    尽管我愿意跟大家分享那些不成熟的想法,
    这个行为本身很棒,
    问题是,我们都很慌张,因此极可能就把一个别人的不成熟想法当成什么去实施下来,然后发现,咦,为什么又走偏了,或者,为什么和最初的设想不一样。
    我们真的对别人的提议或者说法思考过了吗?用自己的脑袋,用自己沉淀下来的思想和价值观?

    决定一件事情,尤其是大事情,我们可以多发表意见,但是,请不要决定的太快。
    快,其实就是草率。
    看了一段话,或者别人说了句什么,就可以改变自己的“**观”?
    太慌张了。

    这就是我们自己乱,一段时间一变的原因。
    我始终相信,每个生命不用附加别人的什么,自生下来那刻起,就有做出正确决定的潜能。
    别人的知识和积累,不是用来混乱我们的原始潜能的。
    我对一种比快餐还高效的发现效率、决定效率和改变效率感到担心。
    今天不发言。

     

     

  •  

    夫妻二人生活在一起,既没性生活,也不离婚。我把这种现象总结为“一不做,二不休。”——张弛如是说。宁叔也曾解释过这句俗话,认为是用来形容那些既不好好工作又每天坚持上班的坏分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