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照片里这个家伙是我去年认识的一个80后画家,老满。
    他的画非常棒,有着别的画没有的那种,第一眼就挑出来扑你眼球的东西。
    老满超级喜欢骑自行车,在去年11月的时候曾经夜骑出过一场事故,在高速下坡的状态撞到了路面的围栏上,安全帽当场碎裂,嘴里喷血(请注意,是喷血),昏迷了好几天,脸上缝了好多口子,这事儿他居然没告诉他们家,据说他妈至今也不知道,多么可怕的一个人啊。后来我想,这样的状态还能活着,多半是这个家伙从生下来就不吃肉的缘故,阴德积得多嘛,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大难不死,估计有后福啊。

    当我今年再次看见他的时候,他明显的胖了许多,少说得有个20斤,说是那次事故躺在医院给养的。反正没原来帅,带着一副哈利波特式样的防风镜,据说是花5块钱在潘家园还不是琉璃厂买的,蹬着个可折叠的自行车,这车就是他打算从江西奔到云南的首席座驾。

    其实我想说的是他此次骑车行进中住过一家很瘆人的旅馆的事儿,可是你看看,我却用了那么多前奏来引入,我写东西总是这个毛病,怎么不能直接一点儿?

    话说老满在本月6号的晚上跟我聊天,说他到了江西一个叫安吉的地方,腿快骑断了,找了个地方住下来,云云。
    住就住了嘛,本来我那天很忙,没想跟他聊来着,结果他一句话,“今天这个住的地方挺吓人”,把我的好奇虫子统统给引出来了。
    我问他,怎么个吓人法儿?
    老满说,“没法说~~不敢说~~鬼气,害怕!”
    我正想问个清楚,到底有多吓人,结果这个家伙就离线了,那一瞬间我还以为他看见了……,然后就……,紧急之中……于是……,莫非这个世上真有&*…………&*……,, 后来一想怎么可能!于是自己跟自己呸了一声。

    过了几天,老满又出现了,在我的威逼利诱下,犹抱琵琶的说了几句当时的状况。
    他说:房间里都是老镜子~~~~,而且有密室,而且,,都是一半的东西……一半的水池,一半的玻璃,还有对面楼里的姑娘……反正着实把我吓着了,你无法体会。
    我说,对面楼里的姑娘怎么了?!那姑娘也是一半?
    老满说:可能!
    我说,我靠,你吓死我了!

    据说这个事情等老满的肩伤好了之后,他会画出来,所以我只能干等着看画儿了。

    然后刚才收到老满发来的一个这次骑车之行的连接,里面就有本文开头的那张照片,我看了以后,开始那么认真的佩服老满啊,在那么多惊悚诡异小脑袋的陪伴下,他居然可以睡得如此之香,如此坦然和不设防,这样的人,身上定有个什么特质是别人没有的。

     

     

  • 2009-03-25

    小儿科? - [|瞎扯淡|]

     

    石头刚才给村长发了一道题,题面是:

    一个池子,注满水需要8 分钟,10分钟可以把水放完,如果同时进行:往池子里面注水、放水。问:要多长时间水可以满?

    我的直觉反应是心里一凛!嘴上说着,kao,这不是小学6年级的应用题作业么?其实心里慌慌的,因为我貌似想不起来要怎么做了。
    在我算错了2个答案后,终于把结果算出来了,正确答案是:40分钟。您算对了吗?(此句请用N年前正大综艺外景主持人为你揭秘外景地的某个东西是做什么用时的口吻来说。)


    解题公式:
    ab÷(a±b)  一般来说,注水、挖坑、修路、盖房子这些类型的工程题的基本公式都是这个。
    如果不知道为啥要这个公式,请看小学6年级上册数学课本。

    解题思路:
    已知注满水池需要8分钟,10分钟可以把水放完,那么在(8×10)分钟内,可以注满10池水,可放完8池水,所以实际可注满(10-8)池水.由此求出注满一池水的时间是8×10÷(10-8)=40(分钟)


    我的妈!我现在担心的是等我回家我那快10岁的小侄女要是问我数学我可咋办?
    李咏的“幸运52”有个时期好像把题目都改成了小学课本上的题目,然后很多大人都答不出来,我现在突然意识到,这个节目进行了一场对中国教育体制极尽讽刺的尝试诶。


    ps:我刚才问老马上面这道题,老马最开始的回答是:一直就是满的,因为入的水肯定比出的水多嘛。
    ……


    村长也出一道题好了:
    一项工程,甲队独做30小时完成,现在甲、乙两队先合做8小时,剩下的乙队又用了5又1/2小时完成.如果这项工程由乙队单独做,需要几小时?

     

  •  

     

     

  • (B的画作)

     

     

    我妈跟我讲过一个我小时候的故事,说约莫在一岁多的有一天,我妈问我,你长大了要干什么?

    我说,我要放牛。也许我妈问我那一瞬间脑子里有一千种答案在千回百转,唯独没想到过这种。我妈接着问,为什么要放牛呢?我说,哦,因为放牛就可以像神笔马良那样在河边的石头上画画了呀。

    到了今天,如果说我除了职业规划之外还有个什么微弱的理想的话,就是花上3个月时间进精神病院,做个精神病患者。我觉得我今天的愿望和小时候一岁多的时候比起来差不多:单纯,简单专注,却又因为太容易而太不易。

    今儿看一篇文章讲郭海平在精神病医院里开了个艺术病房,这文章有点儿《梅兰芳》的意思,就是除了主演郭海平之外的人物都很精彩。里面提到了好几个神经病患者:

    A,用英文字母C代表笑容,说那是他的自画像,他说,画画时我会哭起来,我把自己感动了。说完这话,他开心地唱着“妹妹你大胆地向前走”离开了众人的视线。

    B,画了一个人的侧影,一把钩子取代了头的位置,图的右边被硬生生地切断了。B说自己想不起来那半边是什么了。

    C,画五口水缸,在画面上呈现出来的是5个齿轮装的圆形。他说,我在天上看到的就是这样。

    D,只有12岁,或者是14岁,重度精神发育迟滞,有着典型的弱智面孔,不认字,却尤其喜欢看书,那种慎重,像是特殊的仪式。她画画时卧在桌上,头枕着左臂,从背后看像在熟睡的样子。

    ABCD让我再次想起我好朋友的好朋友,曾经长久地在精神病院待过,姑且称他为E,我至今记得朋友转述E的那句话,E说,“在自己院子里面,秋天的星期天,洗了床单,坐在菊花的旁边等待床单一点点被风吹干是浪漫的。”它仍然感动我。

    记得我上次在朋友小店开张的时候见过E,从9点到1点,从早晨到中午,在熙熙攘攘的过路客和我们这些帮忙打杂的吵闹人群中间,他一直坐在一张不算偏僻的桌子旁俯身看书,那种认真就是会让你觉得他在举行一场仪式。

    我真的很喜欢这些精神病啊。

    当我知道我体内仍然有这种一岁时的单纯和无畏时,我便很安心的安静下来了。

  • 2009-03-08

    小事情 - [|瞎扯淡|]

     

    (一)
    村长深刻发现这个世界上还有比我更方向白痴的菜叶子存在,这个人就是戴志康!按说人是很聪明的嘛,难为脑袋长那么大,就是缺个GPS……

    (二)
    我还是喜欢有大量留白的杂志,杂志应该充满设计,就像应该充满对及时新闻沉淀后的思考,应该闲适而不是紧促,这是杂志和报纸、网络相比,在视觉空间和精神空间上应该提供的保证。

    (三)
    今儿看一篇文章,一位叫朱锷的设计师的一句话让我对健康生活有了新定义,他说——最近学会了健康生活:吃喜欢吃的东西,在想睡觉的时候就睡觉,每天走路2小时去上班。

    (四)
    《城市》采访路内(号称是70年代的作家,写了《少年巴比伦》什么的,没看过,不敢评论),问了一个问题,说“你在书里的性快感更多来自想象,还是来自体验?”
    路内给出的回答很棒:如果她引诱我,我会想像;如果我引诱她,我会体验。

     

     

  •  

    村长尸性大发,准备把我从《搜神记》、《玄怪录》、《夷坚志》里看来的鬼故事挑出些来陆续讲给大伙儿听,胆小的赶紧蒙上鼻子。

    今儿说一个《搜神记》里,夏侯综的故事。
    夏侯综是庾亮这个地方的参军,“参军”这个官职呢,就好比地方上的中级武官,比太守可低多了。话说这个夏侯综啊,生了一对阴阳眼,他能看见大街上的鬼乘着车马到处溜达,人赶集鬼就逛庙会,总之跟人的生活没什么两样,经常跟人一同行走。(这让我想起《老残游记》里的老残在书的后半段,在“地下”看见的人间景色,号称就像隔着层黄玻璃,什么都看得清,人就在玻璃上走来走去,比起老残来,夏侯综说的可更玄乎啦!)

    这天呢,夏侯综在路上同人一块儿走着,突然扯着身旁的人,指着路上的一个小孩儿说,你看着啊,这个小孩马上要患大病啦!(亏得人家小孩儿妈有教养,要不得过来骂成熊样)结果就被这个乌鸦嘴给说着了,过了一会儿这个小孩儿果然就病了,而且非常严重,看上去就要game over了,于是人家孩儿他妈妈急了,凑巧又听见了夏侯综的话,所以就请教他啦,为什么我的孩子你说他生病他就真的生病啦?

    夏侯综可得意了,他说,到也不是什么严重的原因,就是因为你家孩子太顽皮,老往路上扔砖头块儿,结果呢,不小心砸中了一个鬼的脚啦!所以那个鬼当然很生气啦,于是你的孩子就病了呗。你要想救你的孩子呢,也不是没有办法,就搞点酒饭给人赔礼道歉一下,比如请那个鬼去簋街吃顿酸汤鱼,或者去吃个日本料理啥的,鬼一高兴,就没事了。

    孩儿他妈妈依照夏侯综的话去做了,果然奏效,小孩儿立马痊愈。

    嗯,写到这里我发现,这个故事以后可以拿来吓唬小孩儿,看他们再调皮。


    原文如下——

    夏侯綜為安西參軍,常見鬼騎馬滿道,與人無異。嘗與人載行,忽牽人語,指道上有一小兒雲:“此兒正爾大病。”須臾,此兒果病,殆死。其母聞之,請綜。綜雲:“無他,此兒向于道中擲塗,誤中一鬼腳。鬼嗔,故病汝兒爾。得以酒飯遺鬼,即差。”母如言而愈。

     

  •  

    那天我在报社加班,本来想晚点儿回家,结果ZZ跳出来说,哟哟,我也回了一个哟哟,然后我们就莫名其妙地约了一场晚饭。然后ZZ来报社接了我去吃剁椒鱼头,说老实话,他的车很破,可是车里的歌儿特好听,我就纳了闷儿了,那么一个看起来粗枝大叶的人,骨子里却人文的一塌糊涂。

    ZZ是我朋友的发小儿,长得有点儿像鲁智深,看上去比较粗线条,圆不隆冬,但是人极聪明,心思缜密,偏激,野性,感性,精通各国历史。
    他现任女朋友,zhu,与ZZ分分合合,前后断断续续纠扯了9年,zhu让人觉得有点阴晴不定,自视甚高,与ZZ的几个老朋友都吵过架,记得我第一次见她时正好赶上她骂当时ZZ要分没分的一任女朋友,那叫一个狠,beach满天飞,那天还是中秋诶,我一面对着月亮流口水,一面感受着zhu嘴里飚出的那些比星爷在《九品芝麻官》里飞出的小鱼还要多很多倍的小鱼,骂到后来,吓得我都有点想哭。

    直到今天和ZZ吃饭聊起她,才让我突然对她生出许多好感来。由头是我多嘴问了一句,怎么今天没看见zhu来,因为按常理分析,基本上只要能看见ZZ影子的地方,就会有zhu。
    ZZ那么细心的人,其实他知道我们对zhu有点儿不自然。
    他说,她这个人从小就当惯了公主,父母算是某个城市中层干部,所以谁也看不上,弄得从小到大没有一个朋友,和她哥哥两个人自我感觉特良好的幽闭在一起,一直到大学,来了北京,还是交不上什么朋友,动不动就发脾气,浑身长刺,嘴里绝对不饶人。其实骨子里是太自卑,因为从来都不知道怎么和人相处。

    然后ZZ说了几句话,让我特别惊讶,让我发现原来男人的感动和爱其实比女人还要微妙的多。
    因为总看见ZZ凶zhu,但凡ZZ没有“别的女人”时,zhu还是很温顺的,我们斗地主,她就在旁边看本书陪着,后来开始玩4个人的斗地主,又硬把她拉进来,ZZ怎么凶她她也不计较,让我总有一种错觉,以为ZZ想和她分开。
    其实不是。

    ZZ说,其实她是个很善良的人啊。记得有天我俩儿看岩井俊二的《情书》,我看了会儿转头看她,发现她鼻涕两大条,都快流到下巴上了。Z说这句话的时候,我真的觉得他眼睛里亮亮的。那么亮的眼睛,以至于我觉得我得哭鼻抹泪儿的表现一下,才能匹配。
    ZZ还说他们非典那年去青海玩儿,什么都没买,就买了一件特别大的T恤,他170斤的人穿着都嫌大的那种,Zhu拿它当睡衣,现在还在穿。
    ZZ说,每次我看到她哭,就舍不得,特别特别舍不得。

    然后我就听到了这样一个关于相遇的故事:
    zhu是ZZ的朋友网聊认识的女孩儿,嫌她太能说就介绍给了Z,然后Z就跟她聊,说自己最喜欢在他们家15层的阳台上坐着看太阳落山,手里攥支啤酒,从天空还是白的看到天空变成红色。然后Zhu说她也喜欢。
    Z说他喜欢诗,而他不认为这个时代还有谁真正喜欢诗,zhu说她也喜欢,她喜欢海子,Z当时心理想,靠,难道我真的找到了? 虽然他喜欢的是顾城,但是还是觉得特别高兴。

    “靠,现在我才知道,全是假的”Z说,“她根本不喜欢看太阳落山,也不喜欢诗,我被骗了!”。Z假装一副追悔莫及的样子,摇晃起他肉呼呼的大脑袋。

    什么是爱情呢?这恐怕是这个世界上最难答,又最好答的一个问题了。………………什么是爱情呢?
    就是Z喜欢爬山,爬一次要5个小时的鹫峰我们都不愿意和他去,只有zhu每次都憋着劲儿红着脸地跟着他,也不嚷嚷爬不动什么的,虽然说每次到后面都是Z推着她走。

    什么是爱情呢?
    就是Z买块儿猪肝放在笼子里抓小鱼的时候,zhu撅着个屁股在旁边看得高高兴兴的。
    什么是爱情呢?
    就是zhu能在ZZ闻名遐迩的恐怖的如洪钟加打雷的鼾声里睡着。
    什么是爱情呢?
    就是他或者她愿意跟你吵着闹着不完美着,然后白头到老。


    记得当年王小波追李银河,送了她本五线谱,翻开第一页,上面写着:愿我们是一首永远唱不完的歌。

    hi,情人节快乐。

     

  • 2009-02-06

    两坨感谢 - [|瞎扯淡|]

    村长已经有好几个世纪没有听到让我会脸红的表扬了,不慎在昨天和今天陆续听到了两次,实在是让村长我的小心肝怒放了一下下,特此铭记,以示感谢。

    其一:
    咩咩他妈说:你还是头顶黄花浑身长刺的小黄瓜呢~

    其二:
    石头说:难得难得,有才,还貌美如花

    这叫一个开心!!嘿嘿,我要套用小沈阳二人转里的一句台词来表达我的感受:你们两位真是太喜欢我了,你们两位最大的优点,就是睁着眼睛说瞎话~~~

    反正还是HIGH了

  • 2009-02-05

    又扔鞋?! - [|瞎扯淡|]

     

    剑桥大学那个文学院冷门博士向俺们@w@j@b@爷爷扔鞋这件事情只能证明一个事实:德国人山寨的本领实在太次。

    而且,又一次证明了德国人的单线条脑子:咋,以为只要是扔鞋就能获得赞誉?就能表示你代表的是正义的一方?屁。

    人家伊拉克那个朝老布扔鞋的记者得到的待遇是,雕塑家雷斯·艾尔·阿米利在伊拉克北部的城市提克里给那只光荣的鞋子造了一座巨大的鞋子雕塑。

    至于这个博士的下场嘛——

    请广大村名投票:

    A 被无数臭鞋和臭鱼干熏死
    B 以后的漫长岁月中,只允许其穿脚上留下的那只鞋
    C 以后剑桥的每场演讲,他都必须出场扔一次鞋

     

  •  

    那天看《飞鱼秀》的小飞在芮成钢新书发布会现场的采访之后,村长越来越体会到一个事实,就是幽默才是四两拨千斤的重量级杀伤性武器。反正我写稿子需要把发布会现场的录音整理出来,所以往下收录几句小飞同学的幽默评价或发问,个人觉得挺好。后来跟芮同学在采访间隙聊天,据说此人是一个十分刻苦用功的人,半夜睡觉想到一句好玩的话,都会马上从床上弹起来记在小本本上。嗯,呱唧呱唧,掌声鼓励。

    1.
    小飞:我很幸运,在今年的时候我认识成钢的,我就觉得看到他之后,我就看到自己身上还有很多不足,我到现在没有一个正经西服.
    喻舟::想当酒店大堂经理吗?
    小飞:他今天很自嘲,说平常穿的都像是酒店大堂经理,今天穿的好像英式管家一样。


    2.小飞:最近接触到很多年轻人。更多的信息是从网络上获取的,很少人有看书的习惯,我有一个亲戚,比我小几个月,算是表弟,经过我对他的观察,他上次认认真真看书的时候,迈克尔·杰克逊还是个黑人。


    3.小飞:他(芮成钢)是一个有太多的才艺和内涵的人,你看个不高,全是被才艺给压的。
    喻舟:他个不高是被才艺压的,你个不高被什么压的呀?
    小飞:我这不是为了接地气儿方便嘛……

    4.小飞:我想问问这位外来的客人,您是在哪个足疗的地方认识的成钢?

    5.小飞:想合照的赶紧上台来啊,机会都是给脸皮厚的人准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