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12-27

    耳旁风 - [|小事情|]

     

     

    这段时间因为各种各样的事情而变得生活极不规律,基本上是处于芬兰或者土耳其的时差。这种混乱的显效后果是,尽管基本上每天保持了9个小时的睡眠,但是依旧眼睛里有一块血丝怎么都还在那里阴魂不散,依旧从醒来就觉得困,脑袋发硬,思维缓慢,所以这一段时间我基本什么都没做,该交的社会心理学论文依旧胎死腹中,该定的明年计划迟迟没有启动,每天就是傻傻的开着电视或者电脑,然后显意识沉在很远的潜意识冰山底下——从心底憎恶这样的活死人生活。

    写下来,就是为了给自己一个改变它的仪式。

    还有就是,从昨晚到现在,活死人也在不同的时段从电脑或电视里听到了点什么,活死人觉得这些话可以被记下来:

     

    那威说:他六年前最大的梦想,就是可以有朝一日在北京买一个80平米的房子。
    (我在那么一瞬间,觉得这句话里有一个很长的长篇故事了。)

     

    陈坤在一个节目里接受访问,他说,

    我年纪小的时候,特别有欲望要想承担一些责任,那时候个子小嘛,就老是想自己要赶快成熟起来,我到现在反而是比较放松一点——我觉得以前有一种特别矛盾的心态,特别想要照顾好我的兄弟姊妹们,但同时我也有一点点烦,觉得我自己也没有时间玩了,我要照顾你们,照顾我母亲。到后来才发现,我越长大越明白,原来我要先放松我自己,不要在那儿我自己都没放松,自己都紧张着,自然对所有事情的反应都有另外的一种态度,老觉得我付出了东西在为你们。

    其实我现在才明白,不是我对他们好,而是我的弟弟我的妈妈,他们对我好好过于我对他们,我以前一直想我要承担去照顾他们的责任,其实一直是他们照顾我,我可以活到今天,你们可以看到我陈坤不断的在进步,就是因为我有这么一个大的好的家庭,所有人其实为我付出了非常多,我在家里回到家里吃饭,我妈妈会从她的房子那边端着菜到我这儿来;我弟弟说,来,你要想看侄子了吗,然后把我侄子抱过来我这里,其实冷静想想,不是我对他们好,是他们对我超过了我对他们的好,我没有对他们有多好。

    但我现在只是越放松,我越体会得到的时候,我想更多的爱他们,发自内心的,不觉得那是我的责任,也不需要觉得我要装作家里的家长,如果不是他们给予,我不会有今天,你看我现在还保持比较年轻的状态——因为年纪已经很大了,但是就因为他们一直让我觉得有这么一个家庭,让我可以一直像一个孩子一样在努力寻找一个我想做的事,所以你们依然看到我身上的锋芒,也能看到我自己在成长的一个现在,也在努力的开发我的幽默感,虽然很不幽默。


    小s在《康熙来了》中的某一集说到了她带她大女儿去吃早餐的一个故事,
    故事是这样的,某一天她像往常一样带着自己的大女儿去常去的店里吃早餐,通常是两个女儿都带去,但那天只去了大女儿。正吃着,旁边过来一个中年女人说,你是小s吗?小s说是啊,然后她接着问说,这是你的大女儿吗?小女儿没来。小s说,是啊。然后中年女人说,我觉得你的小女儿长得比较可爱。小s说,没有啊,都一样可爱。每一个可爱的感觉不一样。 中年女人接着说,真的是小女儿比较可爱,说完就走了。
    然后小s的大女儿停顿了一会儿,抬起头跟她说,妈妈,我想回家抱我的小兔兔……
    说起这个,小s在节目里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