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11-17

    鬼事奇记 - [|鬼吹灯|]

     

    好,村长又要开始讲鬼故事了。
    今儿讲唐代段成式写的一篇名为《尸穸》里的两个故事。

    (一)
    永泰初年,在扬州孝感寺北面住着一户王姓人家,在一个夏天的晚上,王生对着夏月喝酒,没准心里还念着“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估计心想自己是李白呢。喝高了之后,他没洗洗就回房睡了,睡的还不老实,手还垂在了床外。不过这个王生他有个好老婆,看见他把手搭在了床外,生怕他受风着凉,正想着给他收回被子里去,就在这时,突然在床前出现了一只巨手,一把拽住王生的手就给他拉到了床下!这还不算,只见王生被这只怪手渐渐的拉入到地下去,王生老婆见状怎还了得,赶紧和她的婢女一起拼命拽住王生的半边身子不放,希望能给他拉回来。不过这俩小弱女子的力气实在太小了,怎么能敌得过那只怪手。于是她们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王生被拉进地面裂开的口子中,一开始还能看见点儿王生的衣服带子,后来就连衣服带子也不见了。王姓一家全部出动,开始掘地,想把王生救出来。掘了约莫有两丈深的时候,他们挖到了王生的一具骷髅,而且骨头的成色竟然如同是一百多年前的尸骨,真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在作怪。


    (二)
    话说有几个盗墓贼去挖蜀国先王的墓,咳,有点《鬼吹灯》的意思哈,就是不知道他们是哪门哪派的,是穿山、挖丘,还是摸金?咳,这个,扯远了,说回来。话说这几个盗墓贼历经艰难险阻终于进到墓里,却看见了很离奇的一幕:只见墓中有两人正点着灯在下棋,旁边站着十余个侍卫守护,这个阵势吓着了几个盗墓贼,于是他们纷纷跪地磕头如捣蒜。只听得下棋的两人中一人说,你喝酒吗?于是两人各饮了一杯,然后一人解下腰间的几条玉腰带,让盗墓贼拿着东西快点滚出去。盗墓贼连忙赶紧逃出墓外,再看手里的玉腰带,发现竟已经成了大蛇,回头再看墓穴,竟已经似比进去之时要旧了许多。

     

     

  •  

    村长尸性大发,准备把我从《搜神记》、《玄怪录》、《夷坚志》里看来的鬼故事挑出些来陆续讲给大伙儿听,胆小的赶紧蒙上鼻子。

    今儿说一个《搜神记》里,夏侯综的故事。
    夏侯综是庾亮这个地方的参军,“参军”这个官职呢,就好比地方上的中级武官,比太守可低多了。话说这个夏侯综啊,生了一对阴阳眼,他能看见大街上的鬼乘着车马到处溜达,人赶集鬼就逛庙会,总之跟人的生活没什么两样,经常跟人一同行走。(这让我想起《老残游记》里的老残在书的后半段,在“地下”看见的人间景色,号称就像隔着层黄玻璃,什么都看得清,人就在玻璃上走来走去,比起老残来,夏侯综说的可更玄乎啦!)

    这天呢,夏侯综在路上同人一块儿走着,突然扯着身旁的人,指着路上的一个小孩儿说,你看着啊,这个小孩马上要患大病啦!(亏得人家小孩儿妈有教养,要不得过来骂成熊样)结果就被这个乌鸦嘴给说着了,过了一会儿这个小孩儿果然就病了,而且非常严重,看上去就要game over了,于是人家孩儿他妈妈急了,凑巧又听见了夏侯综的话,所以就请教他啦,为什么我的孩子你说他生病他就真的生病啦?

    夏侯综可得意了,他说,到也不是什么严重的原因,就是因为你家孩子太顽皮,老往路上扔砖头块儿,结果呢,不小心砸中了一个鬼的脚啦!所以那个鬼当然很生气啦,于是你的孩子就病了呗。你要想救你的孩子呢,也不是没有办法,就搞点酒饭给人赔礼道歉一下,比如请那个鬼去簋街吃顿酸汤鱼,或者去吃个日本料理啥的,鬼一高兴,就没事了。

    孩儿他妈妈依照夏侯综的话去做了,果然奏效,小孩儿立马痊愈。

    嗯,写到这里我发现,这个故事以后可以拿来吓唬小孩儿,看他们再调皮。


    原文如下——

    夏侯綜為安西參軍,常見鬼騎馬滿道,與人無異。嘗與人載行,忽牽人語,指道上有一小兒雲:“此兒正爾大病。”須臾,此兒果病,殆死。其母聞之,請綜。綜雲:“無他,此兒向于道中擲塗,誤中一鬼腳。鬼嗔,故病汝兒爾。得以酒飯遺鬼,即差。”母如言而愈。